卓雅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随风飘 > 1381:战神之光
dg.lianbo365.com/renhe/?gzid=zyj-fk-1
    1381:战神之光

    天魔宫的天魔绝地大阵,如今是魔域相比于通天魔壁的圣迹,而且它的好处是可以直接感受得到的,地魔界域魔族也好魔兽也好,在天魔绝地大阵星芒所照下,魔婴的生成时间以及几率远非以前所比。

    绝地大阵下好修行,对于天魔绝地大阵发源地的天魔殿,自然更是每个魔族都渴望期盼到来的地方,这等修行的洞天福地,放在真言成绝对魔域霸主之前,绝对足以让所有魔族魔兽疯狂,为之杀戮争夺。

    而现在,魔族们对于天魔绝地大阵,对于天魔宫却只能抱着恭敬、驯服的姿态,丝毫不敢亵渎,即使真言踏破虚空成神而去,面对天魔宫大批的伪帝级、大魔王三阶的强者,无论那个强悍势力,都得掂量再三。

    赤真人运用炼尸夺舍秘法,散去自身,移魂到被真言斩杀的星帝躯体上,逐渐能够控制帝躯部分能力,修为暂时是魔域中除了真言这绝对大佬外的最强者了。

    为了激励天魔宫弟子努力修行,真言还特地把赤真人提拔为天魔宫第二个副宫主,和九尾妖狐地位相当。

    采集到原始纯火的真言,简单交代下有关事务,更和水蛇娘、焚月、紫晴、蝶舞这些美娇娘疯狂地颠鸾倒凤一段时间后,便抛开一切杂念俗事,盘坐入二三十个星域疯狂灌充而来的灵力能量的天魔大阵中心阵眼。进入漫长而孤独的神火融合之路!

    这次归来。真言将自己收缴来的天器、次神器和邪器等,统统添加到天魔绝地大阵上了,使得大阵更加完善,星力更加鼓荡,覆盖的范围更是扩大不少。

    真言不以为,以魔域现在这等声势,还能蒙蔽那些暗中窥探着魔域的清阳神祗们多久。他的时间不多,一千年之内,必须九花齐放,点燃神火。进入能掌管魔域命运的魔神之境!

    他身化一片灿烂红光,光芒灿若天边云霞,强大而玄奥的气息袅绕流转,在庞大豪华的大阵中心。犹如一个活着的、栩栩如生的传奇,属于魔域的传奇!

    在大阵各处星力较浓处,大概有三十余个绝佳的修炼阵眼,基本都是天魔宫忠心耿耿的第一层的强者,九尾妖狐、苏萨克尔、赤真人、魔莲、魔莞音、魔迦叶、血魔歌德、紫晴、天王、强白虎和逃大龙他们,甚至还有现在基本呆在天魔宫这边的焚月、白梦瑶和祝玉枝她们,个个至少都是大魔王三阶的人物,占据大阵各处,冥想而坐,魔气激荡。修为日益精深!

    能坐到这天魔绝地大阵上,就是代表一种资格种身份一种地位,也意味着继真言魔尊之后,最强的魔帝接班人,便是从其中诞生。

    这无形之中,在大阵阵眼上潜心修炼的魔族强者们,苏萨克尔、九尾妖狐、歌德、魔莲、焚月和白梦瑶等等他们暗地里都存在一种较劲的意思,魔域传承断绝之后的第二位魔帝,无疑将和真言魔尊一样,成为地魔界域永远的传奇。这份荣耀这份风光,大家都有机会拥有,自然各个互不相让!

    上位,有能力者居之!

    魔族之中从来没有谦让和做作的虚伪,迎头狂追、绝不相让。才是魔域的态度和风格!

    魔宫以及魔域的事务,九尾妖狐妖红和伪帝高手赤真人轮流值班处理。而碧天宫这个已经成为天魔宫最亲近盟友的大势力。门派的主要权力,也交给了想来也是一脸苦相的金发美女伊丽莎白这位大魔王三阶的后起之秀,白梦瑶、焚月和祝玉枝她们自从上次和真言闯荡过通天魔壁后,似乎有些“黏”上了真言这位魔域至尊了,吃住基本在天魔宫!

    只是,和真言发生过美妙的灵肉交融关系的,三女之中,却还只有焚月。两外两大风采照人的大美女,还没有遇到遇到一个合适的契机,表露心迹,与魔域最强者共赴巫山**。

    在这段魔域最强者们都潜心修炼、暗中奋力追逐的平静时光,地魔界域处在有史以来最“平和无波”的状态,就像呆在繁华噪杂、物欲横流的红尘都市中的人,难得跑到原始风光的山村享受了轻松自在和宁静。

    一切,似乎,了却无声!

    “战!”威尔再次用出战神之光,他跳到阿罗面前保护她,不让重伤的女战士受到拜尔的追击。而不死君王却只是盯着他,嘴角溢出残酷的笑容,一步一步地逼近威尔。

    寒冰与烈焰交织而来,那是幽影血龙与火凤凰同时发动了攻击。

    两只巨兽在操控下与不死君王战成了一团,威尔也加入其中。光芒闪动,气流卷舞,冰与火旋成涡流,直欲将周遭的一切都扯入其中。这是一场疯狂的战斗,不管是苏菲亚还是其他人,都不顾一切地投入其中。

    一群黑影从拜尔的长刀内窜出,紧围着他四处飞旋着。这些充满戾气的怨灵扰乱了苏菲亚等人的配合,而拜尔却直接穿过火凤凰喷出的火幕,一刀劈在幽影血龙的脖子上,幽影血龙的其中一个脑袋被削断,它负痛难止,扑着翅膀欲飞到高处,然而拜尔已振出一道刀光,直追而去,连它仅剩的另一颗头也削下。

    巫尘浑身一颤,与幽影血龙之间的精神连接,使得她也跟着一同受了重伤。血龙瘫倒在地,约书亚不得不抱着她跳到了地面。

    这时,威尔的灵锤敲在了不死君王的背上,而火凤凰趁着拜尔脚步跄踉的过程,一口咬在了他的头上。虽然拜尔的身体硬得有如坚石,但火凤凰还是将他的脖子咬断。

    失去头颅的拜尔摇摇晃晃地倒在地上。然而苏菲亚和威尔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悦。

    拜尔的尸体再次消失。

    苏菲亚等人已心生寒意。前面拜尔就已经死过一次。紧接着便马上“活”了过来,这是否意味着,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难道他真的是连神祗也无法杀死的存在?

    突然间,一道刀光从火凤凰的身侧袭来,劈在了它的身上。火凤凰悲鸣一声,掉落了无数火羽。苏菲亚失去平衡,从火凤凰的背上摔下,而巨型火鸟抛下她,跌跌撞撞地向远处飞去,留下了几滩血水。

    手持长刀的拜尔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

    苏菲亚的脸色变得苍白。不管是火凤凰还是幽影血龙,一般的武器都无法伤害到它们。然而拜尔手中的宽刃长刀却显然具有某种魔力,能够轻易地杀伤它们。

    失去双头的幽影血龙已经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火凤凰受伤逃走。佣兵王战死,阿罗右臂断去,这一战显然已经无法再打下去。

    拜尔一步一步地向苏菲亚走来,威尔拦在了公主殿下面前,紧紧地盯着眼前这可怕的不死君王。而约书亚也将受伤的巫尘放在旁边,拿着魔剑与威尔并排站着。虽然有着战死的觉悟,但真的临到头来,这样的结果仍然让约书亚和威尔难以甘心。

    又或者,从一开始,所有的努力便注定了是白费力气。而他们这些试图反抗的人对于拜尔来说,只不过是增加了游戏的乐趣?

    不管怎样,他们已经逃无可逃。

    灵锤与魔剑一同攻向拜尔,拜尔却只是将长刀一划。灵锤消失,魔剑断成两截,威尔与约书亚各自吐出一口鲜血,跌飞而去。拜尔的长刀中带着一种奇怪的力道,可以沿着兵器直接闯进他们的体内,让他们受到无形的重创。

    这种武技他们不但见所未见,甚至从来也不曾听说过。

    苏菲亚看着拜尔越走越近。脸上已经现出绝望。她突然觉得,自己其实是如此的脆弱,一旦离开了火凤凰,就什么力量也没有,甚至无法保护自己。在拜尔踏入这块大陆之前。军事和政治上的成功让她在潜意识中不免为自己的能干而骄傲,然而。她现在深深地觉得除了那个公主头衔所带来的帮助,她其实一无所有。

    想到风舞刚才的遭遇,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的是什么。然而,此时此刻她的手边连一件用来自杀的兵器也没有。自从有了火凤凰之后,连她父王曾经留给她的王者之剑,她也很少带在身边,因为那已经没有必要。

    可是现在,她终于知道自己有多愚蠢,火凤凰虽然在战场上带给了她无数的威望,但那并不能证明她自身有多强大。一旦失去了火凤凰,她甚至不比昏死在那儿的巫尘有用多少。

    拜尔的脸上流露着淡淡的戏谑与嘲弄,仿佛已看穿了苏菲亚的想法。

    就在这时,突然间,一道四方形的光形枷锁从远处飞来。拜尔的眼中闪过寒芒,他迅速退去,但光形枷锁仍然紧紧地追着他。他大喝一声,长刀劈下,将光形枷锁劈开。

    苏菲亚怔怔地抬起头来,却见到影子闪动,有两个人挡在了她的面前。

    “苏菲亚,你没事吧?”其中一个少年担心地看着她。

    “梅吉?”苏菲亚呆呆地看着梅吉。她没有想到消失了大半年的梅吉会在这个时候突然赶到,心里立时涌起一阵温暖和想哭的冲动。

    赶到的自然是梅吉和小雪,小雪使用的预言系魔法帮助他们及时锁定了苏菲亚的位置。虽然苏菲亚没事,让梅吉放下心来,但现场的情形仍然让梅吉吃了一惊。幽影血龙的尸体倒在地上,火凤凰消失无踪,约书亚和威尔显然都已受了重伤,没有再战之力,另外还有一个右臂断去的女人和昏迷不醒的巫尘、以及一个全裸的精灵。

    如果他们晚来一步,这里恐怕已没有人能够活下去。

    重伤的约书亚和威尔也看到了梅吉,但他们并没有因此而点燃希望。在他们看来,虽然梅吉已经是一个出色的魔法师,但并不比他们强上多少,就算加上梅吉和他身边那个他们从未见过面的少女。也不可能打败拜尔。这样的话。最多也只是多死两个人而已。

    此时,梅吉与小雪正打量着拜尔,而拜尔也在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们。

    梅吉和小雪对幽影血龙与火凤凰的威力当然都很了解,如果这两只巨兽加在一起都无法击败眼前这个被称为不死者的青年,那仅凭想象便可以知道他的强大。但事到如今,除了拼死一战,他们也没有别的后路可退。

    “我先把你们送走。”梅吉低声向苏菲亚说道。

    “不,”苏菲亚的泪水差点夺眶而出,“要死就死在……”

    “苏菲亚,”梅吉回过头来。对着她露出温柔的笑容,“回去,等我!”

    虽然他的脸上挂着让人安心的微笑,但苏菲亚却无法安下心来。她已经亲眼见证了拜尔的强大。不管梅吉有着怎样的自信,她都无法相信他能够活下来。既然早晚都是死,那还不如死在一起。

    但梅吉并不打算征求苏菲亚的意见,不管拜尔是否真的难以战胜,至少,他希望能够先看到苏菲亚和其他人安全离开。

    他与小雪对望一眼,两人的手指极为默契地轻轻一触,火花闪过,幻化成一道光柱。光柱将苏菲亚和其他人罩在其中,连佣兵王阿修斯的尸体也不例外。

    苏菲亚朝着梅吉伸出手。想要抓住他,但是光柱一闪而灭,将他们全都传送到了遥远的所在。

    “有趣!”拜尔眯着眼睛。他对苏菲亚和其他人的逃离不感兴趣,感兴趣的只是梅吉和小雪施展魔法的方式,没有吟唱,没有手势,甚至连施法准备的时间都不需要,两个人的手指只是碰了一碰,这种超远距离的传送魔法便马上展开,让他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

    他将长刀扛在肩头。眼睛停留在小雪的身上。小雪穿的是爱丽丝娜临时帮她修改的束腰连衣裙,虽然不太合身,却让她在漂亮中显出其特有的魅力。

    “我可是注定会成为君王的人,”拜尔看着小雪,露出充满自信的笑容。“想要成为我的后宫么?”

    这个家伙,他是在向小雪求爱么?梅吉瞪着拜尔。

    “小雪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他冷笑着,“想建后宫,找你的女僵尸或者是女幽灵去。”

    拜尔的表情滞了一滞,他看向小雪,只见小雪笑盈盈地伸手挽着梅吉,显然是在告诉拜尔她真的已经名花有主。拜尔将目光移向梅吉,从头到脚看了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小雪,重重地叹了口气。

    你这是什么表情?梅吉继续瞪他。

    “那么,”拜尔很潇洒地耸了耸肩,“你们愿不愿意成为我的手下?要知道,这可是个好机会,只要我高兴,在征服世界后让你们统治一两个大陆也是很有可能的。”

    “这个嘛……”梅吉装出思考的样子,心底却悄然地闪过一个咒语。

    在拜尔等待他回答的时候,他与小雪忽地往后一纵,直接飞到了空中。与此同时,一个巨大的陨石从天空直砸而下,轰出了一个巨大的土坑。

    “砸中了么?”小雪问。她的背上生出一对透明的翅膀,翅膀缓缓地扇动着,让她得以轻松地停留在空中。

    而梅吉所用的则是飞行术,他与小雪手牵着手,一同看着脚下的大坑。

    “砸中了。”梅吉说道。他确实看到,拜尔未能逃出陨石的轰炸。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劲气却从他们的身后直袭而来。

    两人几乎是同时发现危险,一转身,各自放出几道防护魔法。他们看到拜尔不知何时也腾到了高处,长刀划出虹光,急电般劈向他们。梅吉释放出的三层空间盾几乎完全没有起到作用,直接被长刀击破,幸好,小雪施展出的魔法武器防护结界及时挡住了拜尔。

    魔法武器防护结界效果虽然不错,却无法持久,在它消失之前,梅吉与小雪将魔力与最初之力融合,一瞬间便施展出众多的魔法。

    自然系的高强度魔法与各种咒法重叠在一起,让拜尔应接不暇。

    一道破碎闪击击穿了拜尔的身体。

    梅吉和小雪看着拜尔的尸体往下掉。还没放松下来。那具尸体便已消失,长刀诡异地划了一个弧,飞向了一个悄然出现的人手中。

    那个人竟然还是拜尔!

    一千年对于魔族来说算不上什么多长的时间,按照魔族正常的修炼速度,也就是一个魔灵从初阶提升到二三阶的所需时间,能力强的魔族霸主刚打下一方领地在喝酒吃肉泡妹妹,胎生魔族女性怀孕生育两三代魔族后代的时间。

    一千年,很长;一千年,其实很暂短。

    一千年,生老病死。花开花谢,可以发生无数事情,也可以让一切消失在时光中。

    一千年,静寂如雪!

    在一千年后的某个魔域清晨。天魔绝地大阵中那一片千年来膨胀旺盛得无以复加的耀眼红灿星光,终于传来一声缥缈的轻吟,然后星光收敛,大阵上浓密的滚滚魔云蓦地应声收敛、消散,一直被厚重魔云笼罩的天之墟星空,忽然变得纯净一片,不见一丝云彩!

    “神说,要有光,于是世界一片明亮。我说,世界需要生机。需要光芒!”

    庞大繁杂的天魔绝地大阵之中,一声无悲无喜的长叹飘荡而起,血光收敛于一点处,一道轻袍飘动、长发飞舞的绝世孤傲身影,缓缓仰抬起那张倾倒无数魔族少女的俊秀洁净的脸庞,仰对虚空,闭合的双眸轻轻张开。

    一声超然自傲的吟叹,魔云消淡、虚空一片灰芒静寂之中,一柱浩然红光蓦地在苍辽星空倾泻而下,降落到天之墟的天魔大殿上方。

    然后。这道红光光柱犹如一块巨石投入到静寂的湖面,一落到天魔大殿穹顶上时,便如同水波一般散开,须臾沐浴笼罩整个地魔界域,灰暗、血腥、阴邪的世界。忽然遍地红花怒放,神秘罕见、通体火红的帝冠鸟的悠长敬畏鸣叫。响荡在星空之中,万兽膜拜,整个魔域顿时变得充满活力,生机盎然!

    了却无声,了却无声之后必然是新的开始!

    在这忽然发生的变化中,真言面容无悲无喜,一片澄净宁静。

    他身着宽松的大袍,乌黑的长发披散,白净、英俊的面庞有微微的神光流溢,修长孤傲的身影此时蒙罩着一种神秘上位的气息,似乎魔尊体内有某种掩盖不住的力量,使得他气质无形中完成了一种升华。

    如果以前魔帝的他如一面澎湃汹涌的湖水,那么现在则是像浩瀚深邃的大海一般,完全无法看清,只能仰望、心生膜拜。

    地魔界域在魔尊的长吟声中,遍地生机怒放,压抑低沉的晦暗为之一清,荒芜、险恶的区域都在被朵朵、片片的血红色花儿铺满。

    花是修罗血花,是地魔界域三大奇花之一,传说只有强大的修罗魔王的鲜血才能孕育出来的花朵,现在却漫天盖地,壮观怒放!

    似乎是在为它们的修罗之主,荣耀无限的魔尊之主欣然祝贺!

    在这些铺满如火红地毯的修罗血花海洋中,浑身火红羽毛、头如华冠、眼神孤独绝世的帝冠鸟盛装出现,然后犹如一片片星空火光飞翔在魔域各处,出现的地方,就被强大恐怖的地狱烈焰笼罩。

    神秘罕见的帝冠鸟的出现,一般不是代表巨大的灾难将降临,就是预兆无比的吉祥!

    而现在,自然是吉祥,魔域的无比吉祥。有魔即将成神,尊威将佑照多灾多难的地魔界域。

    感受到魔尊身上散发出来无限威势,原本冥想盘坐于天魔绝地大阵上的天魔宫各大魔王、伪星帝以及其他精英,不由都是齐齐面容大动,起身朝大阵星光中心的飘逸绝伦的身影赞唱膜拜!

    “大帝魔神,我魔域之光永恒不灭!”

    赤真人、紫晴、焚月、苏萨克尔、魔莲、歌德、蝶舞和妖红等他们心情无比激动澎湃,有什么比亲眼看到自己心中仰慕尊敬的人物近在眼前成神更摇动心神呢?

    “老大真是好样的,不愧是本伪魔帝忠心追随到现在的最强魔族男儿!”如今也半脚踏入星帝之境的火魔苏萨克尔感觉如同自己成神一般,心中那股自豪骄傲感非常浓烈。

    “我果然没有看错他。这是妖红一生压得最准的宝”九尾妖狐妖红内心情感有激动有庆幸。有微微幽怨,却是非常复杂。

    “能让本宫心动依附的男子,自然是最强的存在!他即将踏入永恒不灭之境,修为比我高深太多,我必须更努力地修炼,才能追随上魔尊之主的脚步了!”焚月眼眸中异光涟涟,心潮伏。

    魔莲、歌德、水蛇娘、蝶舞、天王、迦楼罗、逃大龙、强白虎、毒公子等等天魔宫大魔王级别的一流强者,更是大喜祝贺,尖叫咆哮以发泄胸中洋溢的情绪。

    魔莲这个受到魔域上下都宠爱、喜欢的魔尊首徒,这一千多来早出落得楚楚动人。娇艳如花,甜美而聪慧。这个时候,已经是出落得大美人一般的魔莲儿笑着尖叫着,一脸幸福和自豪。又是一个乳燕投林,毫无顾忌地挂起一阵迷人的香风,冲进了魔尊无限宽广的怀抱,柔软弹性的肢体紧紧缠抱真言这位魔尊!

    “师尊,你好强大哦,小莲儿太崇拜你了,亲亲莲儿吧!”

    魔莲儿幸福自豪地低语呢喃,如花似玉、吹弹可破的脸蛋儿在魔尊胸前轻轻磨蹭着,一丝似情动、似倾慕似迷醉的红晕荡然散开在脸上。更是嘟起鲜红粉嫩的樱唇,微微扬起。渴望的样子,要索求魔尊一个迷醉的吻!

    后面迟了一步的焚月、紫晴和水蛇娘她们,脸色不由微微不快,闪过羡慕和嫉妒的神色,她们总不好冲上去,和一个成熟发育得其实鲜艳欲滴的“小女孩”争风吃醋吧。

    “小莲儿太过分了,平常还非常孝顺依赖我的样子,现在却跟本姑奶奶抢真言这坏家伙的怀抱!”紫晴自言自语地嘟哝。

    “小莲儿好强大哦,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要吻自己的师尊!这小东西,浑然不知道自己现在可是性感甜美无比。那样贴缠磨蹭真言老大,我还真怕老大把持不住,老牛吃嫩草呢!”苏萨克尔心中羡慕感叹,抬头一看,看到了旁边强白虎和米勒佛他们一样感触的眼神。

    天王、迦楼罗和魔迦叶他们望着魔莲儿在真言怀中撒娇扭动的身姿。更是暗地里吞了好几口口水,眼眸中有嫉妒和失落。

    魔迦叶这位魔尊二徒。今年修为刚刚踏入魔王初阶境界,看向魔莲儿的眼神更是又倾慕又失落,他可是暗恋自己才华横溢聪慧无比的师姐好久了,“要是现在我可以和师尊换一个位置好了”

    魔莲儿这个新生代中最杰出、最强大的女大魔王,天资超凡,甜蜜纯美,更有魔尊真言悉心调教,在天魔宫甚至整个地魔界域中(其实现在天魔宫足可代表整个魔域的了),所有魔王霸主的心目中,其实就是那个被看成最有希望成为继真言魔尊之后的第二个魔域女大帝!

    无数光环一身的魔莲,早就是地魔界域无数男儿心目中的女神,追求无数,其魅力连天王和迦楼罗这两个稍微年轻一点的“叔叔”级也抵挡不住,也后厚着脸皮追求自己老大的女徒弟来。

    魔域强者为尊,异性相吸,真言这位最强魔族修罗男儿,能受无数魔族少女迷恋倾慕,魔莲儿这位潜质非凡的强大女大魔王,加上各种光环一身,自然成为魔族男子情感的狂热毒药。想想能和未来的女魔帝发生点什么,这些魔族男儿就心簇神摇,迷醉无比。

    “九花齐燃,神火诞生,这等时刻,却应该在另一个空间”溺爱地轻拍拍其实已经长得和自己一般高的甜美美徒弟,真言忽然心有所动,不由强行压制一下魔识帝星那团其实已经旺盛怒放得不得了的灿烂光芒。

    他犹如星空一般深邃的双眸扫过个个天魔殿栋梁和喜欢的女人们,然后有一丝冷酷掠过他的脸,他将眼光投入到无限的虚空,似乎锁定了某个魔域之外的世界!

    “信徒印记,奴隶之痕,正是该粉碎抹除的时候了。血河老祖,我来了”

    真言神念一动,虚空一阵扭曲动荡,似乎已经有些进化变形的大阿修罗神通瞬间发动,真言轻轻推开魔莲儿娇柔丰软的身躯,身影消失在天魔绝地大阵中央。

    红光一闪。灰茫茫的荒芜大地。骸骨遍野、骷髅生灵遍布的陷空岛,突然出现真言这位大袍猎猎而动的强大存在。

    一片骨箭骨矛还有虚弱诅咒等黑暗法术朝魔尊真言这突然出现的外来侵入者覆盖而去,平地上的刀斧骷髅,高岗上的骷髅弓箭手,骷髅群中的身披破烂灰黑袍子的亡灵法师,还有天空中飞翔的骨龙等,第一时间朝真言下意识发动攻击!

    真言一出现在陷空岛,眼光所及处,已经尽是丧尸、骷髅、骨龙等亡灵生物,以前游荡荒野大地的冥鬼王、血煞王等。当然无存,不由让他心中感慨,这陷空岛终究是完成了升级进化,已经完全是亡灵的世界!

    而第一时间。他的魔识也扫过了陷空岛中央的大峡谷地带,困惑还是担忧的是,他在大峡谷中发现了两三个相当于废神星帝级别存在的强大气息,唯独却没有让他怀念的夜雨女神的熟悉气息!

    甚至那懒散的魔龙王阿琉斯的气息也不复存在了!

    面对无数攻击,真言脸上却只是微微一笑,这些生灵即便其中就是不少相当于当初的冥鬼王等级的骷髅王者,又怎么可能对他这魔域至尊,即将成神的存在产生一点点的威胁呢?

    他魔念一动,一大圈红色光环排荡而出,漫天骨箭骨矛、法术魔法光影。顿时化为灰烬,湮灭于虚空,红光过处,大片大片的亡灵更是哀嚎着化为粉碎。

    他这强大力量一释放,顿时惊动这亡灵世界的最强亡灵生物,远处茫茫天际响起几声嘶哑的咆哮,随即三四道灰色飓风暴出现视野,朝真言这边狂然卷扫而来!

    而这刹那间,陷空岛灰茫茫的虚空,似乎有片灰云一动。虚空晃动,一抹血红色裂痕悄然刻画而出,像一把血红色的血镰。

    虚空血光化为一柱光芒,直直照射在真言这位魔域之尊身上,一个讶异、震惊、又狂喜的邪异和古老的声音出现在真言魔识空间。

    “我虔诚、勇敢、睿智和坚韧的信徒。你果然不愧是本神一眼相中的人才,短暂千年过去。已经快要踏入永恒不灭之境了!现在,不如让本血河老祖助你一臂之力,让留在你魔识空间的神印加强加固,然后让你能更顺利轻松地点燃神火吧!”

    这个苍老又邪恶的声音,饱含诱惑、劝诱等莫测心思,要是在一般生灵耳中比如就这里的亡灵生物,肯定是犹如上帝之言,将被奉敬如纶。

    但是真言,闻言下却是仰天朝虚空血红色云彩嘲讽大笑,一抹鄙夷和不屑在魔尊脸上流露无遗,尽是对那藏于虚无后的血河老祖神祗的嘲弄,“阁下,莫非真欺我真言魔尊是三岁小儿不成,还来在本尊面前枉费口舌,意欲魔惑!告诉你,本尊今日现身于此,却正是要将昔日的耻辱当地洗刷抹除,粉碎所谓的信徒神印!”

    “还有,我那可敬的夜雨女神姐哪里去了,是终于摆脱你阴谋算计阴影而去,还是被那大峡谷的几个强大生灵怎么了?”

    面对神祗,本心怀无比虔诚和尊敬。然而真言却是在对一位神秘强大的邪恶主神极尽嘲讽冷笑,无视上位的存在!

    他最关心的,还是曾经照顾他的夜雨女神的事情。当初,如果不是夜雨女神招抚,说不定开始就被那阿琉斯魔龙之王干掉了,更别说后面被这陷空岛之主血河老祖施以神印禁锢无法脱身返回魔域了!

    真言的嘲讽、鄙夷,显示他对所谓信徒神印的底层意思的完全了解,也显示了他对血河老祖这位在第一神域也可大手遮一方天的大佬的无视和不敬!

    这不由让虚无后面的血河老祖意想不到,一时沉默,不知在酝酿什么。

    这时,从远处飓风一般狂卷而来的几股强大的亡灵气息,都裹卷着大片尘土死气奔腾过来,弥漫尘烟和死气中,是一头浑身肌肉纠结肤色锡灰色的巨大尸王,一头骨架完全是血红色的大骨龙,一头体表幻结出厚厚铠甲的魁梧巨骷髅,三个强大亡灵生物腐烂的眼眸中都放射着浓浓的死光,仇恨地盯住真言这外来者!

    不过,似乎这三大亡灵巨头对于从空而降那柱血光敬畏无比,真言身在血光中,似乎那三头恐怖亡灵不敢丝毫靠近,而是朝那血光柱膜拜。

    久久之后虚空中那抹血光才荡动了一下,微微恼羞成怒的声音再次浮现真言魔识之中。

    “你这小子,好生不识好歹!本血河主神有意关照于你,你竟然对本神不敬!告诉你,诚服我者生,不服我者绝无好下场,即便你将来成神也一样!你看,那些陷落我陷空岛的那些神灵,像曾经不可一世的夜雨主神梦风华梦红粉,像曾对我血河老祖大不敬的悟空道人,刺槐光之子等,哪个不是折在我手上?”

    真言无动于衷,嘴角只缓缓逸起厌恶和鄙夷的嘲讽:“我从来对阴险者不耻,对那些身为上位却整日阴谋算计别人而不福泽低级生灵的神祗,更是,只有一个杀字!”

    虚空声音暴怒而狂笑,像听到一个最荒唐的笑话:“弑神?哈哈,小子,你果然够猖狂够嚣张,竟然敢直接在本神面前表露对我的杀机!你知道不知道,因为对我血河老祖动过一丝不敬念头的神祗,现在大抵不是灰飞烟灭,就是神火陨落被放逐,或者神骸散落,只能转世重来!”

    “你不过区区一个卑贱邪恶、双手沾染血腥的魔族小辈,有什么资格对我的神品指指点点?你即便成为踏入永恒不灭,跻身众神大殿一个席位,本主神要你弹指间陨落,也是简单之极的事情!坐井观天,不知天高地厚,小辈,把你的招子放亮点,你在亵渎冒犯一个你不可抵挡的绝对上位者!”

    血河老祖这个相当阴沉凶残的神祗大声咆哮,虚空中那血色云团顿时疯狂涌动,无比强大的威压布满陷空岛空间,无数亡灵生灵发出颤栗恐慌的声音,匍匐在地,丝毫不敢动弹!

    神灵之威,绝不是一般低阶下位生灵所能承受一二的。

    然而在这血河老祖咆哮威压的中心,来自地魔界域的真言魔尊却犹如一个巍巍矗立的魔神像,他缓缓抬头,看到无数低等不死生灵的颤栗,看到了铁镣尸王、重装骷髅和赤血骨龙这亡灵巅峰强者的恐惧。

    他微微讥讽的眼眸投向那虚空中汹涌动荡、如同无数血色雷电肆虐其中的红云,似乎看到了一个疯狂神祗可悲的灵魂,嘴角不由挂出一丝淡然的笑。

    “神祗又如何,大神又如何?神挡杀神,魔当除魔!我命,从来由我不由天,更不由别人”

    心中一股明悟瞬间升腾,一束火光从从他魂神深处顿时犹如激光电影刺溜而起,神秘玄奇的感觉洋溢全身,刹那间天地交感,自我升华,魂神之火升腾而起,直抵魔识空间被旺盛金色火光包围的帝念大星!

    蓬地一声火焰四溅,先天魂神之火与原始纯灵烈阳之火碰撞一起,水乳交融,撞击出无数玄奥神奇的光芒,帝冠主星和九枚星力鼓荡无比的星花第一时间被蒸发升华,和先天魂神之火、原始纯火融合一起,在真言魔尊刹那间膨胀了百倍千倍亿万倍的魔识之中,徐徐腾升起一团全新的、上位的、暗红色的永恒之火!

    这就是神灵之火,永恒不灭,代表无数生灵进化最高巅峰的力量,代表了绝对的权威和无上力量!

    刷然一声,魔尊傲然而立的身影背后一股上位力量化为一圈暗红结界光环,像天际的红日悬浮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