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雅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霜寒之翼 > 正文 331 点化
dg.lianbo365.com/renhe/?gzid=zyj-fk-1
    “且慢!”眼见燕赤霞和槐姥姥剑拔弩张,就要相斗,宁采臣连忙喝止,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那位姑娘怎么样了?”

    燕赤霞眼前一黑,差点一个踉跄跌倒在地,槐姥姥也是一阵呆滞,不知该怎样回答是好。

    “不论是人是鬼,小生只想说一句:小生并非有意。”宁采臣颤抖着双腿,很认真地拱手说道。

    燕赤霞‘呛啷’一声,剑落在了地上,脸一阵青一阵白。

    槐姥姥却是哈哈一阵大笑:“这世间竟然还有这样的呆子!活到如今还未横死,真是上天照佑!”

    “人善自有天照!老妖婆!你作恶多端,我今日就代天收你!!”燕赤霞头昏脑胀,心想让这书生胡搅蛮缠下去,怕是还没开打就已经要气得吐血。

    既然这老妖婆要打,那就干脆打上一场便是。

    这个老妖婆修行千年,凶焰滔天,论及功力无疑超出燕赤霞,不过真打起来也就那么回事,燕赤霞道法精湛,剑术高深,自从住进兰若寺,虽是和这老妖婆和平共处,但在和平共处之前,也不知道斗法过多少回,彼此知根知底,燕赤霞当然不怕这老妖婆。

    不过这老妖婆大张旗鼓,却不是为了和燕赤霞拼命,她拖住了燕赤霞,那宁采臣不敢靠近两人相斗之所,却被一群僵尸围住了,这群僵尸浑身黑血烂肉,宁采臣吓得屁滚尿流,另一面却有那么几只女鬼冒出了头,领头的女鬼巧笑嫣然:“来嘛!”

    宁采臣心惊肉跳,此时却是意识到自己有反抗之力,心一横,把寒冰剑气在手中凝聚成一把短剑,唰地一挥,一个女鬼躲闪不及,立刻发出惨叫。

    一群女鬼僵尸吃了一惊,随即就发现那女鬼身上的伤口只是冒出几丝寒气,并无什么大碍。

    宁采臣心中一突,那个受伤的女鬼惊喜地大喊:“各位姐妹!这是阴寒之气!没什么可怕的!一起上,他挡不住的!”

    宁采臣眼皮暴跳,白河教授他这门神通的时候并没告诉他女鬼这种东西对阴寒之气抗性很高,不过一群女鬼扑过来,宁采臣也明白了。

    冰剑砍在女鬼身上,只能让她们动作稍微变得迟缓一点儿,过一会儿反而更加厉害。

    倒是劈砍那些腐尸颇有些效果,寒气凝结成冰,那些腐尸顿时浑身僵硬,扑倒在地。

    宁采臣颇有几分急智,见状避开女鬼,从腐尸裙中砍开一条通路。

    一群女鬼紧追不舍,槐姥姥此次来找事,原因倒是在这宁采臣身上。

    她在兰若寺经营许久,耳目岂是刚刚到达半年不到的燕赤霞所能揣度?燕赤霞光明磊落,却百密一疏,在禅房里和宁秀才的一番言语,落到了槐姥姥耳朵里。

    槐姥姥原本就在为小倩失手暗暗纳罕,把宁采臣揣测成了大派子弟做妖怪看似想吃哪个就吃哪个,不过对于修道界的大派子弟却是分外小心,吃了这样的家伙,几乎必然是吃了小的来老的,爹爹爷爷无穷匮也,所以宁采臣吓跑了聂小倩,槐姥姥也就当吃个闷亏,没打算继续追究。

    然而宁采臣的道术根由被槐姥姥偷听到了,坏蛋的思维往往有相通之处,槐姥姥暗忖如果我是宁采臣的那个‘老师’,哪里会管宁采臣的死活?这个呆书生一身功力,又呆头呆脑没有靠山,正好拿来吃了,这种满身元气的童男修士,对于这等千年老妖来说,差不多等于人参果,不吃简直说不过去。

    女鬼扑到身后,宁采臣喷出一口雷电,一个女鬼被迎头击中,变成了烟尖叫着消失,宁采臣撒腿狂奔,冷不防一张老脸出现在前头,却是槐姥姥伸出大量藤蔓,布出一个幻阵困住燕赤霞,前来抓他来了。

    “小子,往哪跑啊?”槐姥姥一把揪住宁采臣,笑道:“来,让姥姥好好看看你。”

    “老妖婆,看什么看?!”宁采臣额角青筋暴露,却是陷入了兔子咬人的暴走状态,一声大喝,一道粗如水桶一般的雷霆电了姥姥一脸,这千年槐树妖的发型变成了非主流爆炸头,一脸黧黑,她呆滞了几秒钟,才从雷霆的震慑中恢复过来,用手往脸上一摸,看着手中的炭黑大怒,用藤蔓抽打一群女鬼:“快!把那小子给我抓来!抓不回来!姥姥就吃了你们!”

    “老妖婆拿命来!”

    槐姥姥堵截宁秀才之时,燕赤霞驱退幻阵,持剑杀到,槐姥姥再次迎上。

    宁采臣身脱险境,喘息剧烈起来,体内空虚之极白河传授他的时没安什么好心,宁采臣这两门神通仅仅停留在‘能用’的水平上,此时后力不济,又有大批僵尸鬼魅追上来,他杀退两批,却离脱离兰若寺还远,女鬼小青又张牙舞爪,追了上来:“酸秀才!你好大的本事啊!再给姑奶奶我看看!怎么不放雷了?”

    “姑娘……天生丽质,如何这般凶恶!”宁采臣叫苦不迭,眼见女鬼靠近,上气不接下气地胡言乱语:“也不嫌……伤了风仪。”

    “风你奶奶的仪!”女鬼怒喝:“跑啊!跑不动了?!看姥姥怎么收拾你!啊!”

    宁采臣得到喘息之机,一张口又是一道雷霆,把女鬼打得满脸焦黑。

    他转身落荒而逃,却见前头藤蔓丛生,拦住去路,暗道一声苦也,却见一条白纱从天而降,聂小倩悄悄从旁出来,拽住宁秀才衣袖:“快,这边来。”

    宁采臣脑袋一空,木然地跟着女鬼在丛林中左转右转,走到兰若寺山下,却见女鬼突然失去了身影。

    宁秀才一呆,顿时有些失去方寸,他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一片昏黑的山,看着手里的白纱,蓦地有些怅然若失。

    “喂!”宁秀才肩膀被拍了一下,吓了一跳,转头看到是燕赤霞,才松了口气:“燕兄,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在这里?架也打完了,还不跑路,等着被老妖婆生吞活剥吗?”燕赤霞怒道,眼睛里有几丝血丝,却还是精神奕奕:“秀才,你是怎么下山来的?”

    “我……”宁采臣尴尬地笑了笑,挠挠脑袋。

    “你……哼。”燕赤霞哼了一声:“说不出来了?估计也是糊里糊涂。”

    “说的是,小生确实是有些糊涂。”宁采臣看着漆黑一片的山丘,摇了摇头,决定说实话:“是那个女鬼带我跑出来的。”

    “哈!”燕赤霞目光狐疑,绕着宁采臣转了几圈:“喂,你不会是对那女鬼有了奸情了吧。”

    “何谓奸情?”宁采臣正色道:“燕兄,小生倒是觉得,那女子不像是坏人。”

    “坏人?坏鬼还差不多。”燕赤霞嗤之以鼻,转过身去,又转回头来:“秀才,莫要觉得我的话难听,这山上的女鬼没有一个好东西,哪怕还有那么一丝半点善心,愿意可怜一下你这个没心机的穷酸。

    她们在这山上也不知道做了多少的孽,若是燕某有心,早就一剑一个,全都斩了,都不会有冤枉的。”

    “如此,燕兄你为何不斩?”

    “这世间的事情哪有这么简单的?不过现在看来,已经到了正邪不两立的时候了。”燕赤霞吐了口气:“秀才,你下一步如何打算?是否要去寻你那老师去?”

    “这……”宁采臣额角见汗,脱难之后,秀才的迂阔性子一起,想起白河的可怕,似乎比凶神恶煞的槐姥姥还要可怕上几分。

    “罢了,书生你好自为之,你一身修为应付凡人尚可,遇上猛鬼戾妖则是死路一条,莫再深入此地了。”燕赤霞一挥袖子,转身走了,一边走,还有着歌声传来。

    “燕兄倒是潇洒。”宁采臣摇头赞叹,回头再看了一眼兰若寺所在,脸上露出困惑的神色。

    凝视片刻,他摇了摇头。转回了北郭镇,眼见那赖账的掌柜一听他在兰若寺投宿就慌慌张张地掏出银子,宁采臣知道了其中道理,不禁摇头叹气,正要转身走开,就看到街上大队人马过去,昨夜所见的女鬼坐在车上,从大街上摇摆而过。

    不知道有着自己的干涉,剧情绕了一圈又继续进行,白河在长山上刻苦修行,却先见识到了剧情因为自己改变的地方。

    白河穿着绘制着法纹的白色长袍,素手轻提,在茶盘上斟上两碗茶水。

    燕赤霞端着茶碗,静静地凝视着眼前这个白发的‘青年’,白河身上的混乱无序,不属于任何教派的法纹,在他的视野中,却是群魔乱舞,蛮荒而狂野的气息铺天盖地迎头而来,让他的一颗道心动荡不已。

    在这狂野的威势之上,仿佛还有着一双眼睛,居高临下,冷漠地俯瞰着大地。

    燕赤霞按着长剑的手指微微颤抖,身后的背囊里,金刚经更是蠢蠢欲动。

    无形之间,燕赤霞却是已经提起了全部的警惕之心。

    白河轻轻一笑,那股剑拔弩张的气息突然变化,燕赤霞猛然从白河嘴边的笑容中读出几丝戏谑的味道,眼神更加警惕起来。

    “兄台远道而来,既不与我饮茶,又不说话,只是这样看着我,是否有些失却礼数?”

    白河笑着抬起茶碗。

    燕赤霞松开握剑的手,同样拿起一碗茶,看着白河:“某家只是好奇,有心思那般戏耍一个老实书生的大能,究竟会是什么模样。”

    “兄台看出什么来了?”白河笑容满面。

    燕赤霞缓缓摇了摇头,放下茶碗:“没有。”

    “就是如此简单?”

    “某家眼拙,看不出你如何来路,只是仍旧想要代替宁秀才问一句,你如此修为,却为何仍要用宁秀才实验神通?”

    “哈哈哈!”白河大笑,身上黑雾升腾,燕赤霞眼神一变,一道剑气飞了出来,堪堪挡住白河身上冒出来的强横气息:“我若说我这身修为只是这三个月刚刚练成的,你信还是不信?”

    “不信!”燕赤霞断然摇头,开什么玩笑,三个月能够练成这样,天下练气士都去吃屎算了。

    他当然看得出来,眼前的家伙虽然只是炼气化神刚刚有成的阶段,但是一身威势高深莫测,真实力量绝非表现出的这般简单,那元神力量幽深如海,还隐藏着更深的不可思议之力。

    燕赤霞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白河,不得不承认自己和这个家伙若是交手,竟是一分半分的把握都没有,不仅没有赢的把握,也没有输的把握,竟是完全推算不出若是动上手会是什么情况。

    还是那句话,若是说有人能够练三个月就有这个水平,燕赤霞是绝对不信的。

    白河摇了摇头,燕赤霞不相信他能够理解。

    能够三个月练成这样,靠着的是白河的积累,这个积累来自精神的澄澈和强韧,也来自于对力量的认识与研究。

    无论是道术还是魔法,这两样根基之关键,不需多说。

    作为奥术师的白河,与这个世界的强者们进行横向对比,是近乎于陆地神仙的顶级强者,精神和智慧的积累都是非同凡响。

    元神初成的道术水平,根本不能表达白河的真正力量,燕赤霞感知到的正是隐藏在这浅薄修为后面的白河的力量根基,有着这样的根基,哪怕是道术修为如此,能发挥出的战斗力却是天差地远。

    境界相差太远。

    这足以让燕赤霞生出忌惮敬畏之心,也很快想到了一个相对靠谱的可能:

    “若兄台乃是大能重修,三个月有如此水准也不是说不通,只是兄台这样的高人,某行走天下多年,却是从未见过,兄台莫非换过形貌?”燕赤霞看着白河的脸,目光中充满了探询。

    “燕大侠不必试探本人来路。”白河一笑:“本人来自何处,便是燕大侠你曾为六扇门天下行走,也难以揣度,不用白费功夫。”

    “什么六扇门天下行走?某已辞官修道,如今乃是闲云野鹤。”燕赤霞哼道:“只是宁秀才是个纯善的好人,某不忍其为人所欺,特来询问一句而已。”

    “既然是闲云野鹤,又何必好奇我的来路?又何必多管闲事?”白河笑笑:“燕大侠口中空,心里却不空啊。”

    “什么空不空的!这世道黑了!坏了!某家却也不舍得看善人不得好死!”燕赤霞怒道。

    “噢?这世道既然黑了坏了,却不知燕大侠你是否有意重整乾坤?”

    “你是什么意思?”燕赤霞狐疑起来,手再次握上剑柄。

    “此事日后再说。宁秀才如今又有危险,你不去救他一命?”

    “什么危险?”燕赤霞站了起来,只见白河抬手一指,就有幻象出现,正是宁采臣在孟兰节上看着聂小倩出游的模样。

    “这个呆子!”燕赤霞看着宁采臣色与神授的模样,长身而起,怒哼一声,转身下山去了。

    白河打开扇子,噗地一笑,装比的气势瞬间崩坏。

    “奥苏尔,你好无聊啊。”辛帕西娅从后面的草丛里钻了出来:“刚才那种拿腔拿调的说话方式,你不会觉得累吗?”

    “想要装高人当然要这样说话,满口大白话,怎么去忽悠别人?”白河哼了一声:“今天只是先练习一下而已。”

    “你究竟有什么计划?不是要在这个世界散播信仰吗?”辛帕西娅皱起眉头:“你这些天坐在这里,没日没夜地练气,这种升级速度,还不如快点收集了信仰,回到主物质界晋升生命形态,岂不是比这个快多了?”

    “做事情要讲效率。”白河道:“老婆,你可知道麦冯刚开始给我提出过一个计划,他想要你变成龙形,去吧金华附近那些占据山河的妖怪当着村民的面杀了,然后装神弄鬼,让那些愚夫愚妇给我们建庙祭拜,结果被我给否定了。”

    “为什么?”辛帕西娅歪头:“这样一个村子一个村子的做过去,积累信仰不是很快吗?”

    “我们保得住吗?你我在这个世界力量输出有限,你也不是什么妖怪都能斗得过,别的不说,兰若寺那只槐姥姥对你来说都是个大麻烦,我们靠着降妖除魔装神弄鬼欺骗愚夫愚妇,到时候若是有更厉害的妖怪出现呢?若是官府下令取缔呢?我们要从安塔斯调来多少霜龙骑士才能搞定啊?别忘了那边还在打仗呢。”

    “那你准备怎么办?”辛帕西娅问。

    “还能怎么办?既然要骗就骗得大点,这种情况下想要普及信仰,最经济实惠的方法,大概就剩下组建教会扶龙庭了。”白河摇头晃脑。

    “扶龙庭?”辛帕西娅不解。

    “就是安塔斯教派常用的那一套,想要快速普及信仰,扶持一个政府夺取当地的政权,然后设立官方教会。”

    辛帕西娅恍然,又皱起眉头:“但是,我怎么感觉这种做法更麻烦呢?”

    “传播信仰本来就是麻烦事。”白河说,这时,麦冯飞了上来,恭恭敬敬地对白河行礼:“老板,你要搜寻的适龄一百个童男童女已经找到了,是不是现在就要用?”

    “一百个童男童女?哈哈。”白河大笑:“服务器呢?改好没有?还有元神功法,那边修改的怎么样?”

    “基本上完事了。”麦冯道:“老板,几个兄弟已经当先试过,凝聚出了真龙元神,觉得效果良好啊。”

    “不错不错,就用这种改造的《巨龙时代》,给这些一百个童男童女进行填鸭式筑基,嗯,功法修为可以不高,但脑一定要洗好;这是我们在这个世界教派的第一批人士,要保持他们的忠诚心,发现反骨仔第一时间加料。”白河道:“还有,那些我们买下的农庄林园里的雇农,也要洗脑。”

    “是。”麦冯撇了撇嘴,心想这些童男童女都是活不下去被卖出来的,那些雇农也是要死的逃荒难民,吃了一顿鸡肉就感激涕零的,那里会有反骨仔?

    “还有,知府那边怎么样了?”白河问:“本地那个叫姬燮的藩王呢?”

    “老板,知府是个糊涂蛋,我觉得可以不管他。”麦冯表情古怪:“但是那个姬燮,纯粹是个人渣啊,无恶不作,三个儿子仗着他的权势把江浙府搞的乌烟瘴气,说是社会垃圾都算高看他了,我们要创立新政府,不需要找这样的家伙当傀儡吧。”

    “我只管快慢,管他善恶正邪,谁先碰上我,谁就是赢家,慢一步的就自认倒霉吧,哪怕他是大善人,谁让他没先遇上我呢?”白河嗤之以鼻。

    “老板,我担心的是他性格凉薄,忘恩负义,不受控制。”麦冯小心地看了一眼白河,又道:“老板,如果这样的人能够看清形势,知道进退还好,他偏偏是个蠢人,恐怕连傀儡都做不好。”

    “性格凉薄?忘恩负义?不受控制?哈哈!”白河大笑:“我修炼有成,对于用道法施展幻术有了些领悟,在这山上呆的骨头都锈蚀了,正好活动一下筋骨。”

    “老板?你又有什么主意?”麦冯眼皮暴跳。

    “当然是惩恶扬善了,我们《真龙宗》今天开山,当然要从我这个祖师爷开始行侠仗义!”白河理直气壮道:“我已经练出元神,按这个世界的说法,是大大的道德之士啊,怎么能够不弘扬正能量呢?”

    麦冯扯了扯嘴角,心道这老板不要脸的程度简直是一分钟一变样,还弘扬正能量,刚才那句只论快慢,管他善恶正邪是怎么回事?

    白河下山一路向北,进入了杭州地界,这个姬燮是当朝皇帝的胞弟,极受宠爱,受封吴王,田土极多。如此产业规模,仍然不太满足,还要在地皮上敲骨吸髓,趁着天灾占据土地,堪称黑心封建地主阶级的典范。

    白河赶到王府已是深夜,直接变个隐身法进入王府内室,对着王爷和三个儿子开始使用幻术。

    他作为魔法师时,就擅长用幻术骗人,此番驱动元神,直接附体幻化,幻境更是真实感十足,这个无恶不作的王爷和三个儿子就在这幻境中下了地狱,在十八层地狱中上上下下钻了几十个来回,什么刀山火海油锅大锯统统来了一遍。

    白河护住这几人心脉,防止他们被吓死,这父子四人在地狱里头受了几百般酷刑,又变成婴儿重活一世,这一世记住了地狱里的遭遇,开始积德行善,反复如此数十遍,白河这才结束梦境,这一父三子早晨醒了过来,顿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想起这许多年来多行不义,冷汗蹭蹭地冒了下来,随后彼此抱头痛哭,从此改恶从善。

    白河在暗处看到,暗暗点头,决定以后遇上恶人对手,不妨就用这招对付他们。

    如此惩恶扬善充满正能量的方法,简直是圣人的手段啊!

    谁还敢说他不是道德之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