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雅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万法梵医 第七百三十二章 逝去流云,漂泊无涯!(第三更)
dg.lianbo365.com/renhe/?gzid=zyj-fk-1
    空气被扰动,巨大的灵压降临,让数万观众痛苦倒地,哀嚎不已。

    到了这个时候,谁也不敢保留,毕竟全力以赴也可能死亡。

    仲千秋的奥义名为如诗四季,但是威能却极其的恐怖。

    体育馆的草坪,种植着绿草,此时肉眼可见的发芽、茂盛、枯萎、然后死亡,那些观众也是如此。

    尽管没死,但是整个人就像被抽干了精力,异常的虚弱,脸颊都肉眼可见的消瘦了下去。

    卫梵倒转血刃,插进了地面中。

    轰!

    上百道手指粗的血线窜出,构筑成一朵盛开的鲜血蔷薇,挡下了仲千秋无形无影的攻击。

    数百位学生,被他保护了起来。

    金冼不管别人死活,但是李慎独和雪音克利斯,倒是各自施展绝技,防御众人。

    黑雾和音波弥漫。

    面对着仲千秋的绝杀奥义,黄道神色依旧不变,他丢出了手中的紫色水晶长刀,它飞射向高空,再次幻化了形状。

    一枚规整的立方体,悬浮在了几十米的空中。

    嗡!嗡!嗡!

    立方体快速的转动,一圈又一圈的紫色光晕辐射开来。

    宏大奇迹-默界死离!

    这是强大的广域攻击奥义,不止整个体育馆,连带着周遭上千米的范围也被笼罩了。

    通过光芒,紫荆病毒传染,污染了土壤、水源、空气,从体表入侵,进入了人类的体内,开始入侵细胞。

    这一道奥义,可以在一个小时内,感染一个百万人口的大城,可以强制剥夺任何生物的六感,封闭他们的一切器官,进入假死状态。

    当然,也可以被称作植物人,除了呼吸,辐射区域内的一切生物,都会失去自理能力。

    不止观众们瞬间昏死了过去,连带着吸入绿色雾气后催化的那些怪物也扑通扑通晕了过去,倒在地上。

    灭疫士们在艰难的抵挡着脑袋中的眩晕感。

    “这是深渊级别的战力呀!”

    有一位五星医龙哀嚎,绝望。

    灭疫士们面若死灰,这就是十诫团长的最终解放呀。

    其实名刀解放,以及二段解放之上,还有更高的一个等级,名为最终解放,顾名思义,就是彻底解放斩医刀的威能。

    高层的灭疫士都知道,斩医刀是用疫体的核心残骸打造的,使用的疫体越厉害,斩医刀的威能越大,但是带来的弊端,就是被逐渐感染。

    最终解放,就是灭疫士和疫体残骸融合,一瞬间将两者的力量完全爆发出来,这一招很恐怖,但是代价也极其昂贵,因为完全感染,所以九成以上,灭疫士无法解除解放姿态,会成为一只新的疫体。

    “黄道,你他妈疯了?”

    哪怕是十诫中的人,也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呀?

    黄道持有的是伪典,在名刀榜上排名第二的斩医刀,用脚后跟想,也知道那是用深渊疫体的核心残骸打造的。

    这种疫体有多么恐怖?一旦爆发,拥有毁灭数座城市的能力,如果不在初期斩杀,就只能等着它们进行成长、繁衍、休眠这个生命过程,然后在休眠中,看一看有没有机会击杀。

    灭疫士自从诞生,到现在,大概也有近千年的历史了,可是有记载击杀的深渊疫体,不过九十六只!

    其中有一半,还是阴差阳错,靠着幸运度爆表才完成的。

    黄道完全解放了伪典,就算杀死了议会这些人,他也有可能变成深渊,到时候怎么办?

    很多五星医龙,也放弃了战斗,扭头就跑,先活下来再说。

    陆独行一拳打爆了一个逃跑者的脑袋,便站在原地,神色严肃的盯着黄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似乎是注意到了陆独行的目光,黄道转头,然后笑了一下。

    “毁灭、然后重建!”

    黄道想起了当年问卫秧宫学长的话,如果一个人积重难返,实在救不活了,该怎么办?

    “杀死他,给他一个痛快,然后等待新生命的降生!”

    当卫秧宫说起那句,人类比想象中的脆弱,也比想象中的坚强时,脸上的表情,黄道至今难忘。

    那是一种对生命的尊重。

    卫秧宫做过不少禁忌实验,但他从来都是怀着一颗虔诚的心,不曾亵渎他们。

    “最高议会,也是如此呀!”

    黄道感慨,改革,哪有那么容易,疫人也培养了各种人才,通过各种渠道,进入了议会,想要谋取一些权力,可是失败了。

    顽固派的势力,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巨大,这就像一棵大树,主干上,早已不可撼动。

    既然无法改革,那就毁灭它,然后重建。

    黄道坚信,废墟上,迟早会建立起新的城市,正如议会被毁掉了,那么新的组织,至少会有一些变化了吧?

    “你就是个疯子!”

    仲千秋看着黄道的面容,也猜到了他的想法,既然打不破规则,那就干脆把制定规则的人杀死,让一些新人,重新制定规则。

    “一群蠢货,这种级别的威能,你们跑得掉吗?一起动手,施展奥义,集火黄道!”

    仲千秋大喊。

    纪圣佑握着滴血的斩医刀,面容冷酷:“谁再跑,谁就死!”

    在他的脚下,是几具无头的尸体。

    “跑不掉的,大家一起上!”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灭了十诫团长,从此天下太平!”

    医龙们也吼了出来,除了多煽动几个同伴,也是为了自我安慰,杀深渊,不催眠一下,谁有这胆量?

    一道又一道的奥义,潮水般的打向了黄道,可是在紫色的水晶屏障前,无伤他分毫。

    “你们这群蠢货,全力呀!”

    仲千秋破口大骂。

    天空的紫色立方体,突然静止不动,砰的一声,炸裂了。

    宏大奇迹-晶葬生灭!

    紫色的晶粉冲天而起,宛若一个蘑菇云似的,同时一个紫色的光圈,迅速的向外扩散。

    咔嚓!咔嚓!

    土壤结晶化,青草结晶化,人类结晶化,一切物质上面,都迅速的生成了巨大的水晶晶簇。

    面对这种攻击,所有人都感觉到死亡临身的可怕,没人再敢偷奸耍滑了,全力以赴。

    轰!轰!轰!

    上百道奥义转瞬形成,攒射黄道,一时间灵压剧烈的震动,扭曲,碾碎了周遭的一切。

    地面上的青草刚刚变成水晶状,又被奥义的能量波动碾碎成了粉末。

    轰!轰!轰!

    爆炸剧烈。

    卫梵早把茶茶拉到了身后,灵气注入血刃,维持防御,可是依旧力有不逮,好在咿呀出手了。

    小女妖从花苞中绽放,双手举着一片叶子,遮在头上,森千萝的数十条根系从花盆中窜出,编织成一个细密的树屋,将众人保护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爆炸结束,紫色的晶粉飘落。

    活下来的人抬头,看向战场,黄道站在那里,而仲千秋,则在他的背后,手中的传奇名刀岁月千秋,刺进了他的背心。

    此时的仲千秋很狼狈,浑身粘着紫色的水晶簇,几乎看不清眉眼,但是他得意的笑了起来。

    十诫一直是最高议会的大敌,祸害了数百年,现在,他们的团长被自己手刃,团队彻底覆灭,单凭这份功绩,自己就能名垂灭疫界,被刻在历史的丰碑上,让后人铭记。

    “我,仲千秋,赢了!”

    这是胜利者的宣告,但是黄道并没有理会,他仰望着天空正在游过的那抹流云,有些走神。

    那好像自己的人生呀,漂泊无涯,没有终点!

    是的,自从崇拜的学长死去,爱慕的学姐失踪,自己的心,也就开始了流浪,是时候找个地方休息了。

    黄道抬手,四周的粉末便宛若暴风一样,席卷了过来。

    正要绞烂黄道心脏的仲千秋一惊,赶紧退后,自己已经赢了,犯不着冒险,让纪圣佑的人去杀吧。

    纪圣佑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打了一个响指。

    啪!

    空中漂浮起了粉色的花瓣,一个戴着雪花面具的女孩,出现在黄道身边,手持斩医刀,砍向了他的脖颈。

    黄道没有反抗,而是看向了学生所在的地方。

    哗!

    学生们后退,满脸担忧,而卫梵,迎上了黄道的目光。

    “……”

    黄道露出了一抹笑容,看着卫梵,眼神期待,但是稍后,变成了温柔,他的嘴唇动了,只是不等说完,便被斩杀,一颗脑袋滚落。

    “他是再和你说话?不过这笑容,看上去不像呀!”

    沈聪调侃,所有人都在被十诫团长的死而震撼,可是他,无动于衷,就像看到一条流浪犬垂死荒野。

    卫梵眉头皱起,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黄道之于他,是恩师一般的存在,交给了他很多东西。

    现在,黄道死了。

    那一抹温柔,其实是黄道从卫梵的身上,看到了学姐的影子,他,果然是学姐的儿子呀!

    整个现场,一片安静,所有人,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这次不会醒过来了吧?”

    不少人看着黄道的尸体,心有余悸。

    战斗实在太惨烈了,整个体育馆,已经被彻底晶化,到处生长的水晶簇,就像一株株参天耸立的大树,让这里宛若一片水晶森林。

    那些观众还有怪物,都封在水晶中,也不知道死活,不过看样子活下去的机会不大。

    等等,这些学生是怎么回事?

    医龙们看了过来,哪怕是超凡入圣的五星医龙,都无法豁免水晶寄生,但是这些学生并没有,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