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雅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美女赢家 > 美女赢家 第一一五八章 纠在一起
dg.lianbo365.com/renhe/?gzid=zyj-fk-1
    餐馆外排队的人好像并没减少,杨景行何沛媛提着东西穿过大部队直接到前台,好像有一种插队的快感,何沛媛脸色上佳:“两位……对了你们有米饭吗……”

    店内也是一片喧哗,二三十张桌子满打满坐,服务员来回穿行也在大呼小叫。店大欺客吧,领座的就那么老远给客人一指:“那,9号台。”

    九号台是四人桌,前面的客人刚离开吧,满桌子一堆狼藉都还没来得及收拾。好在店家也练出来了,看见新客人往桌边一站,一个服务员立刻抱着一个盆子过来,把桌上的东西往盆里叮叮当当一通扒拉,再拿喷壶唰唰喷水,接着是一点也不讲究的抹布。

    何沛媛看杨景行:“上次来没这么多人。”

    “肯定更好吃了。”杨景行很乐观,叫服务员:“那边不用擦,你擦这一半就行,我们坐这边。”

    擦桌子的人抬头瞧一眼,懒得搭理继续干活。

    何沛媛白眼杨景行:“多事……”

    杨景行有道理的:“节约时间和成本,两个人,那边用不上。”

    何沛媛愿意讲道理:“下一桌呢,迟早要擦……桌子不干净客人没胃口,生意重要还是一点点成本重要?”

    杨景行点头:“也对,麻烦擦干净点,这边我们要放东西。”

    何沛媛才不会让杨景行如愿,她要和自己新衣服坐一起,并且想把被杨景行掳着的抢回去。杨景行当然是要守住这一丝丝念想,催促赶快点菜吧。

    何沛媛问:“要不要吃米饭?”

    杨景行还没想好:“来点吧,不吃也行,等会宵夜。”

    何沛媛可懒得将就:“几点还宵夜……吃米饭你可以点花甲和蛏子。”

    这两位也是人不可貌相,点了小龙虾一锅,生蚝扇贝各两打,炒花甲炒蛏子,烤茄子烤香蕉。烤羊肉也有,不过何沛媛不想冒险,感觉不是店家的专业。

    看杨景行显得很那么自信不怕背起一座大山,服务员就再给他推荐什么猪脑煲,很受欢迎的。

    何沛媛惊慌摇头:“不要。”略嘟嘴的样子简直娇弱。

    杨景行当然听话。

    等待,看杨景行似乎拒接了一个电话,何沛媛问谁呀,既然是宏星的同事就应该接。杨景行说真有急事会打第二次,不过他估计是喝酒聊天之类。

    何沛媛问:“你经常跟他们一起玩吗?”

    杨景行摇头:“很少,除非迫不得已。”

    何沛媛其实挺理解应酬这件事,知道人际交往是必不可少的,齐清诺就不得不各种会各种活动,甚至李思曼都有点厌倦了。

    杨景行觉得情况不一样,说得不好听一点三零六和民族乐团都是寄人篱下,就跟浦音校长一样,除了艺术方面也还要应酬交际教委的文化部的,甚至后者更重要,为学校争取更多的经费补贴或者其他资源。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钱万万不能啊。

    “你不缺钱?”何沛媛揭穿:“还要你爸给你买车……如果孔亚飞那边超支了,我看你怎么办?”

    杨景行嘿:“我最缺的不是钱……其实都是考虑收支问题,对很多人来说应酬是赚的,认识几个人或者得到点什么消息都是积累就是财富,但是对我而言大部分应酬都是亏本生意,有那些时间我还不如多管理一下公司多做点事,收益更大。”

    何沛媛猜想:“那他们会不会觉得你清高?不好相处。”

    杨景行好像沧桑:“大部分的来往其实都是利益来往,只要我能带来利益,就不会觉得我不好相处。”

    何沛媛懂的,点头:“那你跟杜林呢?也是利益来往。”

    杨景行说:“她的人情味重一些,是从利益开始,估计没了利益也能维持……其实利益不是贬义,利益能带来很多美好,更好的生活,甚至更好的情感。”

    何沛媛有兴趣:“为什么?”

    杨景行嘿:“比如我爸去给我买车,我真有点感动了。”

    何沛媛脸部扭曲:“你……你好过分,养育之恩,车算什么?”

    杨景行哈哈:“当然知道养育之恩,但是……我换个说法,比如未来阳光,他们中的个人人也不见得是纯粹的好人,但是挣钱之后能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带来的也是美好的情感。”

    这儿真快,半打生蚝半打扇贝先上来了,还在吱吱冒气,何沛媛就警告:“等一会,烫……可有些人眼中只有利益没有情感。”

    杨景行问:“你见过没?认不认识这种人?”

    何沛媛想了一下:“肯定有,只不过没看出来,没有考验过。”

    杨景行教训:“没见过的就不要瞎说。”

    何沛媛很不服气:“那……诬陷你的人是不是,教育局官员眼中是不是只有利益?”

    杨景行摇头:“站在他们的就角度就是另一回事,一个国家级的贫困县,连最不应该缺钱的教育部门也穷得叮当响。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能来捐款来名气来投资,很多很多好处,不光是当官的得了。也解决了很多实际问题,不光学校环境改善了很多,甚至整个教育系统,甚至影响地区的经济……”

    “哇。”何沛媛摇头感叹:“四零二好了不起呀。”但也不敢大声。

    杨景行掩饰:“快吃呀,热腾腾的有胃口。”

    何沛媛不着急,筷子在上扇贝上先轻轻扒拉一下:“当时陶萌跟你说什么?她们碰面之前。”依然有点幸灾乐祸。

    杨景行先来两个生蚝:“好吃,两打不够……陶萌,也是想帮帮我,她对同学都挺关心的。”

    何沛媛问:“怎么帮你?”

    杨景行回想:“给我介绍了律师,之类的。”

    何沛媛好像又羡慕嫉妒了:“这么多人关心,有没有觉得好幸福?说实话!”

    杨景行嘿:“说实话,也有……媛媛还帮了我大忙呢。”

    “你少往我身上扯。”何沛媛严重警告:“好好说话!”

    杨景行催:“快吃,凉了。”

    上菜速度好快,小龙虾也来了,何沛媛支起了架势,还变动手边教一教杨景行应该怎么吃。也不是啥高难度技术活,杨景行比何沛媛还麻利,感叹果然好吃,以后自己也多请同事们吃。

    何沛媛问起:“你今天整天都在公司?”

    杨景行点头:“满勤……就下午早退了一会。”

    “好意思。”何沛媛嫌弃:“不以身作则。”

    杨景行叹气:“好像是没什么威信,早上开会气氛就不对,后来赵程迪还质问我……难道我就能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何沛媛惊恐了:“说什么了?”

    “也没说什么……”杨景行憋屈:“好不容易有个扬眉吐气的机会,总不能什么也不说吧?”

    何沛媛逼问:“你到底说什么了?”

    杨景行嘿嘿:“我没说你就是我女朋友……不过当时好面子,我就说得比较模糊,可能有一点像女朋友的感觉。”

    “不要脸!”何沛媛后悔大了:“以后再也不去了。”

    杨景行权宜之计:“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又聊起明天,研讨会的开幕式三零六是要出席的的,然后女生们和师生的交流活动就分了两场,周二周三去了。何沛媛和王蕊、高翩翩、于菲菲四个人一起是周二下午,也算是够格给师弟师妹们一些经验建议了。

    何沛媛没有立场反对杨景行去旁听,但是:“不准乱讲话!”

    杨景行冤枉:“我是那种人吗?”

    “谁知道是不是……”何沛媛有证据:“你原来交流课就爱开老齐的玩笑和她互动。”

    杨景行冤屈:“哪有经常,我总共才几次交流课……”

    何沛媛态度坚决:“反正到我这就不准!”

    杨景行郑重点头:“好,你有这个权利,我尊重。”

    何沛媛着急:“不是女朋友也有这个权力……”

    姑娘家就是斯文,何沛媛慢悠悠吃几个小龙虾就差不多了,连烤香蕉也只吃了一小截,便宜了杨景行。杨景行确实吃得很欢,何沛媛都担心不够:“……我请客,随便点!”

    还有米饭呢,杨景行开心了,店家好大方一次性给了一大钵。

    何沛媛是不是为了节约时间早点回家,帮无赖把生蚝扇贝什么的扒拉好了让他下饭,但只放在盘子里并不递给对面,然后催一下还没上的菜。

    杨景行决定了:“明天还是跟你混,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我怎么知道去哪儿。”何沛媛没兴致,不对,应该严词拒绝:“想得美,没明天!”

    杨景行自说自话:“上你听你们说哪的草头圈子好吃。”

    何沛媛摇头:“她们喜欢,我觉得一般……成天就知道想有的没的,主团有人报名没,你问没呀?”

    杨景行自信:“不用问。”

    何沛媛哼:“那是,明天说起来,根本没人愿去,你有面子吧?”

    杨景行满不在乎:“我昨天吃小龙虾了!”

    何沛媛简直后悔:“你别吃了……”

    不过到最后,何沛媛还是要确定杨景行已经吃饱了才结账。什么时代了都没个电子账单,还是手写的,何沛媛确认了一下,给现金等找零。

    杨景行这就着急了:“我这人就是不能欠人情,谁今天请我了我明天一定要回请。”

    何沛媛气得放弃原则:“那你结账,我愿意欠……以后也别请我了,我只愿意欠一次,最多两次。”

    杨景行腆着脸:“你看你,说什么就当真了。”

    虽然已经九点,杨景行还是觉得应该再逛一会,吃这么多要消化一下。

    何沛媛不同情:“谁让你那么能吃。”

    杨景行怪:“谁让你找的地方这么好吃。”

    何沛媛到不否认:“不差吧?你昨天还没今天吃的多。”

    杨景行嘿:“昨天是不好意思,第一次约会要留个好印象。”

    “还不知道你?”何沛媛在思考:“……你想不想买什么?”

    “哼。”杨景行伤心了:“有个人只知道给自己买。”

    何沛媛真要生气了,恶狠狠瞪着杨景行:“是谁?谁在那这也好看那也好看,我说不买都不行,我还没怪你……”

    杨景行点头:“是是,今天时间不够,这个周末,我们逛上一整天,两天!”

    何沛媛好不耐烦地勉为其难:“你要不要买护手霜?”

    杨景行好像还难以接受:“男人买这个……”

    何沛媛严厉:“尊重一下你的职业好不好……手拿起来!”

    杨景行抬起手,自己先检查。

    “手背!”这方面何沛媛当然比杨景行专业得多:“看到没,指甲沟,发干了。”

    也不用去什么专柜了,何沛媛带着杨景行步行两三百米,到了一个专门卖这些偏女生日常用品的店,指定了一款护手霜,是经过浦音多少届学生校友验证的产品,也不贵。何沛媛说自己也狠心尝试过高级品牌,是这个二十倍的价钱,然后并没有什么奇效。当然了,那个牌子的脸霜之类还是很不错的。

    杨景行好聪明:“可不可以用脸霜擦手?”

    何沛媛强烈鄙视吗,手和脸能一样吗?脸上皮肤还要分区域对待呢……

    来回走了一趟就真得上车回家了,何沛媛把东西放后座再上前面,再确认一下:“你不去虹桥了吧?”

    杨景行摇头:“回家,多少准备一下。”

    “就说你!”何沛媛强烈不满:“早干什么去了?我自己打车吧,绕这么远……”

    杨景行理直气壮:“哪我还有什么心情准备……其实就看一下别人的议题报告,几分钟的事。”

    何沛媛是苦口婆心:“把你应该做的事情先做完做好,今天不行还有明天,还有后天……我说话算话没?没放你鸽子吧?”

    杨景行还烦了:“行了,我知道什么是最该做的。”

    何沛媛是忿忿不平:“……别说我害你不务正业了。”

    杨景行挂挡都有劲:“是奋斗的动力,精神的港湾。”

    “恶心。”何沛媛斥责,又欣慰:“不过原来你跟老齐的时候……有一说一,算有模有样的。”不像讽刺,真的肯定。

    杨景行困惑了:“这让我怎么说呢,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何沛媛笑了:“当然是好事,大好事。”

    杨景行就信了:“其实这个世界上能发自内心为你高兴的人不会很多,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准的判断标准。原来我就很希望诺诺能创作出好作品,看到《和乐琴心》的时候真是高兴,简直有点骄傲……所以我也想我喜欢的人为我感到高兴。”

    何沛媛认真看着杨景行,等他说完,这姑娘再咧嘴嘲笑:“好感动哦……她当然为你高兴,还用说吗。可能她不表现出来,但是肯定高兴!”点头。

    杨景行就说:“所以现在我就期待着下周四媛媛的考试顺利,然后下个月演出的时候,媛媛不光是台上最漂亮的,也是演奏得最好的。”

    何沛媛轻笑一下:“不好意思,你可能要失望了。”

    杨景行问:“你考不过?”

    何沛媛似乎没听见。

    杨景行再问:“不是最漂亮的?”

    何沛媛脸上一丝反感闪过。

    杨景行又问:“不是弹得最好的?”

    何沛媛轻轻地冷笑一声。

    杨景行还问:“那能不能为我感到高兴?”

    何沛媛依然不表态,眼睛睁久了要眨一下。

    杨景行也没傻透顶:“看吧看吧,你自己喜欢提,我一说你又不开心。”

    何沛媛摇头,脸上没有不开心或者开心,是平淡:“你说得对,是,是评断标准,你为她骄傲,她是你的骄傲……真爱!”

    杨景行不要脸:“你也是我的骄傲呀?”

    “开车是吧?”何沛媛音调有点高:“漂亮是吧?”

    “开车怎么了?”杨景行好像没准备服软:“你考过了我当然高兴,虽然肯定能过根本不算惊喜,但就是高兴……赵一一学会一首儿歌他爸爸的尾巴就能翘到天上去,怎么了?不应该吗?”

    何沛媛不想理论。

    杨景行又说:“当然还有很多,你肯定又要说我不要脸……”

    何沛媛不想搭理。

    “所以事情的性质会变。”杨景行早就习惯不要脸了:“原来听说媛媛努力勤工俭学的时候,我是佩服,现在再想起来,我女朋友曾经那么乐观积极地迎接挑战,佩服就变成骄傲了。而且我女朋友从小就那么漂亮,但是她严格要求自己,然后学业有成,当然也让我骄傲。曾经有个混账还想骗我女朋友去拍广告,我女朋友果断拒绝了,我能骄傲吧……”

    “你知道就好!”本来平静着的何沛媛突然冲着司机破口大嚷嚷:“你就是不要脸!”声音简直刺耳。

    杨景行还在感触:“真的挺骄傲。”

    “我不管!”何沛媛跺脚垫:“我不管……我生气了!”这姑娘的脸蛋扭向另一边:“你骄傲你的诺诺萌萌去!”

    杨景行又说:“我女朋友就有一点让我有点点苦恼,她喜欢提我前女友,除此之外其他什么都好,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就是,就提。”何沛媛回过头,好狠心:“苦死你!”

    杨景行笑。

    几乎气喘地气了一会,何沛媛又瞟一眼司机,更气了:“你还笑!”

    杨景行不要脸:“我乐意让我女朋友骂。”

    何沛媛看着杨景行,脸上慢慢地不气了,转回平淡:“……我心都纠在一起了。”语调也算平静,只略有波澜。

    杨景行不敢笑了,边开车边把右手朝副驾驶伸过去,越过中线很多,距离何沛媛的腿也就一掌距离了。

    确定那支刚用过护手霜的手确实停下后,何沛媛把视线移到手主人的脸上,就那么看着,眼睛眨巴眨巴的,脸上略有点忧愁的样子,似乎在看什么伤感电视。她的左手放在腿上的,纹丝不动。

    手空伸出去好几秒了,什么也没捞到,杨景行收回来:“算了,这是乘人之危胜之不武,不是好汉。”

    确认对方确实收回去了,都握住方向盘打方向了,何沛媛才温柔些地开口:“你知道……”

    (本章完)